文/劉欽安

  《媽的多重宇宙》(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2022年的母親節檔期上映呼應片中的主角母親的身分,影片將多重宇宙的科幻元素置入移民的亞裔家庭,充分運用了電影這一影像媒材的特性將所有的異想世界結合,製造出多樣的視覺風格,也讓影片在正規的電影時長下累積出十分具有厚度的生命經驗。

  由量子力學出發的多重宇宙論點可以理解為在每一個人生的選擇被做出後,而延伸出其餘選擇的相對應發展世界,從而形成複數並行的宇宙觀點。因劇情電影的製作基於剪接、重現、虛偽的本質,因此多重宇宙這樣的觀點得以在電影並行呈現,人們不再只擁有自身宇宙的觀點,可以藉由剪接與特效在不同的宇宙中穿梭,而在電影歷史上使用多重宇宙元素的電影有漫威今年推出的《奇異博士2:失控多重宇宙》、玩轉薛丁格的貓理論的《彗星來的那一夜》、在多重宇宙與自己搏鬥的《救世主》(The One),而這些多重宇宙通常會在自己的電影世界觀裡訂定宇宙聯通的關鍵事件,以及加入時間的元素,更加豐富劇情上的無限可能性。

 

  Part 1: Everything

  此部分十分的緊湊,在開場藉由家庭場景建立出秀蓮這個角色與周遭的關係,藉由家庭派對這一事件,由角色帶出更多角色與背景的配樂相呼應製造出堆疊感,如同秀蓮桌上的一大疊發票海洋將她的人生淹沒,透過豐滿的視覺美術也強化這一場景中的窒息感。

  《媽的多重宇宙》創造出「宇宙搖」這一概念,具體呈現則為擁有/看見其餘多重宇宙的人生經驗以至於得到專屬的技能。技能這件事為第一幕提供了繽紛的視覺效果,而感受到其餘宇宙自己的人生則埋下第二部分虛無主義的伏筆。

 

  Part 2:Everywhere

  這部分由眾多的人物收束在母女之間,細節刻畫了虛無主義與存在主義,道家與儒家這樣兩個觀念的拉扯,在一個一個宇宙中所發生的事持續的堆疊在此宇宙的秀蓮身上。提供了我們理解喬伊的途徑,也真正將多元宇宙的想像從事件與行動推往哲學思考的方向,在認知到自己的每一重可能之後呢?編導提出的問題其實就是:重要的是什麼?而接下來的劇情曲線則是呈現這個「重要的事」,並在此途中加入丈夫角色的份量,這個角色看似是將秀蓮的人生導向失敗,卻也藉由武打宇宙中的威門告知秀蓮,即使兩人不曾在一起對彼此的愛還是一樣。至此,秀蓮在探究讓自己失敗的原因之中,發現到無論有著怎樣的發展,所有宇宙都還是可以回溯一樣的初心。再將「宇宙搖」的設定連結進來,便可以看出雖然多重宇宙是一個向外探尋的路途,未知的世界,無窮無盡的可能,但宇宙搖的方式卻是往內心的收攏,在無數時光的人生經歷中去確認,去探尋真我。每一個因為不同選擇而衍生出的自己,都還是具有自己的本質,喬伊與秀蓮所謂的精神分裂比較像是,他們能夠通透的了解每一個平行自己的想法,所以能在思想上成為他們。

  而這部分的衝突主要有夫妻線以及母女線,夫妻線藉由各宇宙的伴侶說明善良的重要性,但劇情線上善良帶來的好處並不具有一定的劇情份量,且被多重宇宙的敘述方式分散,以至於說服力較為低落。而母女線則是呈現出了拉扯,劇本在此段讓母親與女兒各自出現了讓步,藉由「幫助女兒出櫃」完成女兒的願望這一事件,反而去點醒了許多父母所在的誤區「我是為你好」,即使給予了兒女真正想要的,整個的大前提卻還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所有的重點在於「給予」而不是真正的放手。在成長中,唯有真正的放手,離開的人才有回家的機會。這部分的劇情也像是太極,在存在與虛無之中遊走,將某一方面的追求達到極端之中,會柳暗花明的出現另一個面向的渴望。

 

  Part3:All at Once

  結尾一開始只呈現了本宇宙的故事線,但在最後又讓秀蓮的意識晃去其他的宇宙,將前期厚厚的劇情做了一個收攏與點題,無論擁有多少的可能性與機會,我們都應該專注在當下。

 

  石頭宇宙

  石頭宇宙為我最為喜歡的一個宇宙,此宇宙的呈現方法藉由字幕,以及聲音去述說故事,看似在影像上捨棄了兩人實體對談這樣真摯的畫面,卻因為宇宙的設定,劇情的堆疊,讓觀者透過石頭在自己內心中建立起屬於這對母女對談的畫面。這場戲也很好的運用了電影這一媒材所能呈現的豐富性,例如時間(前段劇情的層遞),疊加(畫面上能夠加上的文字),聲音(音畫不同步)所完成的奇特場面,無人不相信那兩顆石頭就代表著秀蓮母女。

 

  眼睛與貝果

  本片裡眼睛算是出場率很高的道具,塑膠眼睛我們都不陌生,但具有很深層的符號意義,首先眼睛代表著觀點,以不同的觀點看待事物便與多重宇宙的觀點有些呼應,同時在一開始壅塞的場景中擺入眼鏡也是一個張力的預示,緊縮的生活與開闊的多重觀點,同時也代表著秀蓮與威門兩人看視角不同的視角。而塑膠眼睛中可移動的眼珠更加強化了眼睛所代表觀點的靈活性。並且眼睛象徵的其實是生物,當喬伊選擇放棄生物的特徵(類似不再為人,放下情感的概念)在石頭的狀態下保持安寧時,秀蓮帶入了眼睛,擁有眼睛的石頭,又回到了生物,將人的情感與愛重新帶回。

  貝果就是Everything,這邊使用黑洞來比照我們的人生其實相當寫實,因為太多太多的負擔,無法承受後爆炸,便變成能將人吸入的虛無。貝果提供著一個入口,像是許多影視作品常會描述的一個wonderland,只要到了那裡就只剩下快樂,這樣的故事曲線其實可以回歸成理想與現實拉扯的故事原型,是到達wonderland,但拋下所有,還是在痛苦中生活與成長?我想許多人們一生都在這個命題之中思索,專注當下可能就是編導所給予的答案。

 

 #放手的力量 #探尋自我 #虛無主義 #存在主義 #多重宇宙 #真我 #不同觀點